清浊寺

『张良』『马可波罗』

#张良单方面的暗生情愫



有见过那位来自西方的青年,低低的帽檐甚甚遮住那俊秀面庞。

那一日青年敲响他的门。Hey,先生,今天下雨了呢,我能来避避吗?

雨水湿了发鬓黏在额角,眸子却一片纯粹的金灿,如同他脸上的笑,像是有温度一样。
让人无法拒绝。

请进了屋,递去一面白绸子轻轻披到青年肩上。

“先擦擦,今天是谷雨。有雨也是自然的。”
“谷雨?那是什么呢,先生。”


他向青年一一细说。谷雨,是从《淮南子》记载来的气节。

谷雨分三候,一候始萍生,二候鸣鸠拂其羽,三候戴胜降于桑。

谷雨常在清明后十五日,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谷雨,谷得雨而生。


——ho,中原人对于气候变化可真有了解。

——嗯,雨生百谷,称谷雨。


与青年促膝共饮茶茗,窗外雨朦胧了景,却不觉声烦。


——哎,先生,那是什么,真美。

遥望窗外深青色天边,细看,是白鹭于雨幕中盘旋。

——一种鸟儿,羽白,称为白鹭。

——明白了。如此美丽的生灵,真想让父亲也看看。

望着白鹭远去,侧首看青年侧颜。轮廓线坚毅,藏于眼底的志向是能越过大海山川的遥远。

——马可先生。

——嗯?

——有一诗。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Well…张先生,我对中原人的诗句不是很能理解。听着押韵了,但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呢。

………

潇潇暮雨,他与青年侃侃畅谈,他说中原的荣华繁茂,青年说外面,世界的广阔与神妙。

凉风起,拂起青年肩上的白绸,他忽的感觉,眼前人也像一只白鹭一般。



像白鹭一身洁白,越了尘世曾未有染。
平日静静的踱着,一步一缓,不骄不躁。

但若是展了那雪白的翅,仰起高傲的头颅跃入天际。
才会美丽的无可方物。

这个人属于自由。



举盏欲再作啜饮,他发现茶杯已经见了底。
不知不觉与人度了一个午后。


——马可先生,雨停了。

——是的。我该走了呢。


青年将帽扣回金发上与他告别。

——en…临走前有一问题,张先生。

——什么。

——刚刚那句诗里的黄鹂,指的是那种声音婉转得甚比夜莺的小鸟儿吗?

——是。春有白鹭,夏有黄鹂。

——好的,好的。

青年对他露出西方绅士惯有的微笑,好看极了,在他眼里。

——也许明年夏,我会再来一趟中原。
——张先生,到时,想听一听那所谓的黄鹂歌吟。

——好。

候友人至夏。


——————————

他是统筹军师,青年是远行游子。

他定是看不到,青年游行世界的诸多奇风异景。
那两把看似古旧痕迹斑驳但被精心擦拭过的左轮,承载的应当不只是岁月。

青年是白鹭,也是鹰。不羁,自在也不放纵。

“…嗯,如此风骚。”

——————————

你云游你的五湖四海。
我独享我的禅寂之乐。

待夏蝉鸣,辋川盎然,黄鹂啼。

愿参木槿,采葵露,晾白绸,备了香茗。

与君叙红尘轶事二三,闻鸟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