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浊寺

『张良』

『清明』

沛县。儒雅书生,古旧油纸伞,一捧殷艳红杜鹃。

纷纷落雨击伞滴滴答答,泥泞绿茵丛抚衣角黏腻肮脏。

「清明时节雨纷纷——我欲断魂。」

论几十年风雨云月征战沙场。谈笑,觥筹交错。争论,尔欺我诈。权名,贪妄欲望。

情谊,刻骨入魂。

“韩将军…”

眼前惟剩矮矮一方墓,话语,透不过泥土。

犹记人初见时音容,不羁言语,怡然笑。

也记人负枪戎马驰骋疆场,领军夺功耀武扬威荣耀风光。

「纸灰化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如今只是雨中焚纸,余烬灰白纷乱于空气之中。献上红杜鹃,受雨水与泥泞污浊。

“韩将军,子房来看你了。”

愁容满面的军师,手抚上碑墓,低低言语。

“韩将军,你的在天之灵,能看见我吗。”

静无声。

“韩信,能听见我的呼唤吗。”

漠无声。

“韩重言,能再唤我一声吗。”

墓无声。

雨水淅淅沥沥声,似是与他说。不能。

“重言啊……”

风吹草木萋萋,笑他过往保不了现今墓中人。连流下眼泪都嫌可耻。

太没意思。

——————
“我又是何德何能,自翎豪杰。”

「亡人只在梦里重逢。」

梦不成。

——————
哀声长叹,雨后已是近黄昏。

儒雅书生,古旧油纸伞,揣怀一捧漫漫思念。


徒步行远去。
来年再相见。


—— —— —— —— —— —— ——

标题虽有清明二字,但这是我昨日才码完的东西。

婉拒历史考证。这只是在下脑洞拙笔。

以及,我爱张子房,喜欢韩跳跳,相信我。下周我会写一篇糖。

这里逍律,幸会。刚刚也发了一篇昭君的文章,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