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peii.

〖闭关〗

【凛北】无中生有

*朔间凛月X冰鹰北斗 但CP感其实不强

*一时脑洞一时冲动一鼓作气的产物 文笔下线 OOC 请慎点

————————————


炎夏燥热,蝉鸣似乎就一直没断过。在这样的吵耳与颠簸之中迷糊醒来,睁开眼望进的是不断向后移动的地板砖块,皱了皱眉头,运转起因为睡意而不大灵快的大脑,缓缓地想起,今早的自己由于疲乏而倒下,已经在医务室躺了将近一整天。

虽说这与平日的「吸血鬼」作息有关,但前两日由于knights的工作,被迫在白日也保持着清醒,加之近来又鲜少运动,这才导致了精神透支,这一倒硬是睡到了现在没睁过眼。

…现在,是傍晚了。他看着阳光照在地面上的光线颜色揣测着,而且应该是被真绪背着往家里的方向走着。

眨巴两下鲜红的眼,顽劣的心思上来,他轻吸了一口深夏炎热的空气,想撩开背着自己的人颈后的碎发往衣领里吹口气,在抬起头时却讶异地睁大了眼。

“嗯?”
那人感觉到了他的动作,顿了顿脚步,侧着头瞥他。
“你醒了。”

“…冰鹰北斗?”

“是我。不过你也没必要惊讶到喊我的全名,然后紧紧抓着我的肩膀,有点疼。”

看着这个声音淡漠极了的人,凛月松开手,张口又想说些什么,眼前人又替他接了话。

“衣更临时接到了学生会指派的任务,暂时走不开,你又一直没醒,他就拜托了我将你送回去。”

“……”

没接过话,差点认错了人让他有些烦躁,要是他真的没看清楚就往这人衣领里吹气,那怕是得闹出个笑话。他与冰鹰没有什么交情,虽说冰鹰和真绪在同一个组合,也是一个安静不吵闹的人,但毕竟看上去又冷漠又认真,想必也会是一个相当无趣的人。想到了这一点,他便开始在心底怪罪起正在学校忙碌的青梅竹马来,找谁帮忙不好,偏是找了这位。

“要我放你下来自己走吗。”见凛月半晌没有出声,北斗又问了句“虽说我答应了衣更好好护送你回到家。”

凛月向来是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有任何肢体接触,听到了前半句话本是想下意识跳下来再回声我本来就不需要你的照顾。但听到了后半句,他又收了想要推开北斗后背的手,转而勾紧了北斗的脖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好歹还算是个病号,既然你答应了真~绪要送我回家,那就要好好遵守你的承诺才对吧。”

“我也没说我不打算遵守承诺。”
北斗叹了口气,收了收胳膊将后背的人往上抬抬保证不会掉下来,抬起腿往前走。

“还有,你能不能收一收勾在我脖子上的手臂,很热。”

“当然不能啊,和真~绪不同,在你的背上感觉不够平稳,不紧紧勾着,我怕你要把我给摔下来。”

“我确实不像衣更那么熟练,但也不至于会把你给摔下来,只要你不乱动。”

“难说啊~要是路边忽然窜出一只野猫,你可能会吓得立刻松开手吧?”

“一只野猫还不足以让我吓得手足无措,我在表演部经历的惊吓从来都比现实生活更激烈。”

“真的吗?可是哪里有比现实生活更叫人无力又无措的东西。算了,比起这个,我这个老人家也算是个吸血鬼,最受不了的可就是这种热的要死的太阳,可以麻烦你往有荫蔽的地方走吗。”

“还老人家…你的要求怎么那么多。”

“啊,真~绪没有告诉你我就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家伙吗。况且论年龄,我确实是比你大,也算是你的前辈啊。”

“是需要后辈小心翼翼照顾的前辈吗。”

“我可是吸血鬼,在白天当然只能靠你们年轻人了。所以说,你有伞吗。”

“……我右肩挂着的包里有伞,你自己找。”

几辆车摁着喇叭沿着街道疾行,呼啸而过,盖过两人的一搭没一搭的争论声,划出些许热风掀起两人侧边的短发,北斗的发尖刺到了正低头翻找着伞的凛月的眼角,惹的他有些烦躁地扭了扭身子,抬起一只手拍开那些碍事的毛发。

“…喂,不是叫你不要乱动吗。”北斗忙稳定平衡拧着眉头质问。

“你的头发啊…!”凛月也是没好脾气,沉着音调不耐烦地打开伞,直接将伞柄靠在肩上,才轻舒出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和这么个不熟的人侃了起来,照他们两个的性格,本该是相对无言的直到家门口。
这就耐人寻味了,本来他一开始只是想仗着自己身体虚弱欺负一下这个一本正经的人,不料北斗虽然看着安安分分,实则也是不输给他的毒舌。

北斗从街边的玻璃橱窗中看了凛月一眼,也不知是不是和他想到了一块,没再说话。

———————————————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倒是真的一句不吭,能听见的声音只有并不喧嚣的街道边时而行过的轿车,以及闹耳的蝉鸣。傍晚热浪犹存,抹了把额上的细汗,想着家距离学校其实不算远,但因为北斗承载着自己的缘故,原本是有十五分钟的脚程便只能延长,沉默和燥热的空气也更长久的弥漫在两人之间。

这才是正常的,凛月心想。然后开始发呆,他发现了哪怕是在炎夏之下背着一个人行走,北斗竟也不怎么出汗,夕阳的余晖落在北斗利落的黑色短发和干净白皙的后颈,他想了想,将举着伞的手往前,分出一半阴蔽。





当走到红绿灯前等候时,凛月抬起头张望,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见自家公寓,夕阳也渐渐往西沉下。
傍晚将过,夜晚将至。

幸好这一路上没有遇到学校认识的人,凛月心想。要是真绪背着自己还好,北斗背着自己被看见了可得造成误会,别人得以为两人关系有多好。

半晌,眼见着绿灯亮起,斑马线上一片空旷,身下的人却迟迟不见动静。

“该往前走了。”

他出声提醒。

然而北斗依然不见动作,定定地站在那儿。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凛月又出声询了一句,还是不见回应。便往前探了探身子,看见的是北斗凝着目光看着远处发呆。

他顺着目光看去,尽头是天边一片火烧云。碎云层层交错,夕阳透过,映出极为浓烈鲜艳的色彩,叫人移不开眼。

…啊啊,长相出色的男子高中生望着这样的景色静静地发呆,还真有种美好的青春气息。

他看了看云,又看了看北斗。

凛月忽然又发现,北斗的体温一直相当低,伏下身子与他腹背相贴时感觉更甚,那是相比于炎夏更加温凉的柔韧身躯,这个人丝毫不受烈日灼热的影响。


好吧,一直看着云也不错,可是这样就会错过红绿灯了。既然叫你你没反应,那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么想着,凛月便伸出了手指。

“……!?你捏我的脸干什么!”

这个动作果不其然吓了北斗一跳,臂膀一抖力道一松差点真的把背上的凛月给摔下来。好在反应及时,他施力稳住腿部提了提手臂,再度维持住平衡。

“这可不能怪我吧?我之前已经喊过你了。”
凛月耸耸肩,指了指前方的信号灯。

“是你自己走神的,绿灯要灭了。”

“……你。”北斗不愉快地嗔了他一声,倒是没打算驳什么,赶着红绿灯的交错迈开腿快步穿过了斑马线。





————————————

“是这一间了吗。”

“嗯。”

原本打算送到楼下就走,结果还是打算送佛送到西,干脆把凛月送到了家门口。

“哈啊…好了,那我就是履行完我的承诺了。”
虽说近来一直有在锻炼体力,但持续背着一个体型相近的人负重行走还是让北斗有些疲惫,扶着门框喘着气。

凛月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转头看见北斗额角有几缕鬓发黏着。
看来还是出了汗,现在的北斗并没有方才路上那般泰然自若,反而带着点狼狈。

“进来吧。”
凛月将钥匙放回口袋进了屋,打开鞋柜取出另一双拖鞋递过去。
“休息一会吧,你好歹是因为带我回来才这么累。”

“我看上去很累吗?”北斗扶着门框,稍有些犹豫“我不用休息,这点体力,我耗得起。更何况我也只不过是履行了对衣更的承诺。“

凛月耷拉着眼皮耸耸肩,不可置否。“遵守承诺只不过是我刚刚随口一说,没有质疑你的意思,没必要放在心上。我让你进来休息是想向你表示感谢,虽然刚才在路上我们之间的交谈并不算得上多愉快。”

“……”
这回轮到了北斗沉默,张口像是想说些什么,却一直没发声。

“我说过我也算是前辈吧。”凛月打开灯的开关,明亮的光线照到他和北斗身上,鲜红的眼眸和北斗的淡蓝眼瞳直直对视。
“既然我是前辈,那自然也要小心翼翼地招待好努力照顾我的后辈啊~”

“嗯?你…?”这回是北斗方才的随口之语在此刻被提及了。


“鞋拿着,快进来,不然我就塞进你怀里了。”

“……那你招待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反手将房门关好,换了拖鞋进屋寻了张椅子坐下。凛月将加了冰的麦茶递了过去,他看着北斗捧着杯子,等着他开口。

“我还以为你会像对衣更那样理所应当的接受别人的照顾。”
须臾过后,北斗缓缓说到。
“看来我的想法是错的,而且你也比我想象的要近人情一些。”

说到这儿,他看见北斗勾了勾唇角,很淡很淡的微笑。“有可能,你也没有平时看见的那样喜欢拒人千里,像你兄长那样。”

“你不也是一样吗。”凛月抬抬眉,轻啧一声。“而且,不要拿我和他相提并论。”

“好。”

北斗轻声应和,摇了摇杯中的淡色液体,转头望向落地窗外,此刻夕阳已然黯淡。




“那我们就彼此彼此吧。”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