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peii.

〖闭关〗

【凪茨】雨

「是接了红白太太的文。」


「凪茨部分在后头,前头一堆废话,OOC有」








从窗外传来了雨声。


七种茨睡眠向来很浅,自小在军用设施成长的经历使他对于黑暗之中的细微声音相当敏感。


但也不至于让这种声响影响到自己的睡眠质量,雨声只不过是正好唤醒了已经补足睡眠的大脑。


从沙发上坐起身,将额前睡乱了的头发顺到脑后,长长地打了个呵欠。


这里是Adam专用训练室,看来是在傍晚不经意间睡着了。真是失策,看来下次无论困意多浓都要在彻底睡着前在手机里定好闹钟。


这般想着的茨将掉在地面上的眼镜给戴上,走到窗边。


雨很大。


把窗拉开一条缝,可以望见公寓楼下的一棵大树,枝干粗壮,树梢长到了训练室窗边。这棵树即使是在冬天也是枝叶繁茂,如时正在路灯微弱光芒下,被吹拂着,一枚枚叶片相互摩擦,在风雨中发出惊人的嘈杂声。


也许雨并不大,是这样的声响叫人误以为窗外是狂风骤雨,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


茨这么想着,不经意间回忆起几年前,尚还在军事基地的时日。不论晴和日丽骤雨狂风,每天起床扒完早饭,套好老土的的旧军装再到训练场像条狗一样在泥泞之中连滚带爬,做出被训练的累死累活的模样就是日常任务。


平日对自己身体的锻炼毫不松懈,一到了上级检阅时又刻意将自己的水平压至平均线,再一脸歉意地接受「给我勤奋些」的批评。


你这样的伪装很奇怪。


当时,与他同龄的教官这般对他说着,明明是一个「只要愿意努力就什么都做得到」的人。


可我不想努力啊教官殿下~要是一不小心被当做有实力的人然后被丢进真正的战场,那可是真的会死掉啊。


他记得他这样回复着,诉说着自己自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悲惨经历,长大后又被送进了这样肮脏的地方,还真是不幸啊,末了还侃了一番孤儿院简直就是生产低成本军力的地方,真是叫人讨厌的不得了。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把钱投在慈善上,怎么会有笑眯眯把钱送给穷鬼的蠢蛋。


比起在战场上凄惨的死去,或者老死进入坟墓,更想要得到「能花上一生去重视」的东西。


爱啊,感情啊,快乐啊,这些东西可不能填饱肚子,有钱才是王道。


但是心能被填满,虽然这是漂亮话。他的教官殿下笑着反驳道。而且,拥有过多的金钱也会被怨恨。


那还真是奢侈的烦恼啊,可是富裕才是伟大,被不被怨恨根本无所谓。






——————




雨更大了,深冬的雨滴忽然拍到脸上,惊得茨抖了抖肩膀,然后立刻把窗关上。


当窗门把落雨彻底隔绝之时,外头的声音也朦胧起来,只有雨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开始清晰。


室内一片寂静,静的不自然,让他以为窗内窗外是两个世界。而自己被隔离着。


这种感觉叫茨很不适应,当下他正无事可做,也不愿回独居公寓,回去了也必定是一模一样的场景。也许他可以提前一些把近日的行程给确认浏览一遍,然后根据其做出计划,再依此做好台本给他的阁下送去。


但他对着雨幕发呆了好一会,有感觉现在的自己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刚睡醒的身体其实无力又疲惫,在傍晚过后补完觉能恢复体力,但不能恢复精力。


但最起码还是得把灯开了。周身一片黑暗能做什么。


茨这样想着,结结实实伸了个懒腰,转身在漆黑之中摸索,但没走几步,室内便毫无征兆的明亮起来。


“茨?你醒了吗。”


在眼睛彻底适应室内亮度前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这才叫他更为惊讶,立刻将自己的声音上扬了几个调,眯着眼睛毕恭毕敬地应着是的阁下我醒了,在不经意间睡着疏忽了阁下没让您按时回去真是万分抱歉!鄙人七种茨居然在今日犯下如此大的错误,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悔过都不够!


站在电灯开关旁的乱凪砂反手将门关上,应着“没有关系,外边有雨,非常寒冷。我也没什么心情就这样回去。”便拾起案桌边的硬皮书,靠到柔软的黑色沙发上。


“对了,茨,桌上有料亭在傍晚送来的寿司,可以填肚子。”


茨这才想起自己睡到现在,肚子早已空空如也,被这么一提醒之后饥饿感立刻在腹中蔓延,满怀感激之情高声道阁下果然是宽容大度!在鄙人犯了错误之后居然不是责骂而是粮食的赏赐,这个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凪砂说了句茨太夸张了,身体对偶像来说非常重要,不要遭受饥饿为好。便将目光投入到了排有密密麻麻细小文字的书页上。


茨又回道了解!但依然是感激不尽!


房间又归为寂静,偶尔茨的对面会传来书页的翻动声,或者手中竹筷碰触瓷碟的清脆声响,再细听一些,就是雨声。


草草垫了肚子,将餐具放回桌上,他依然什么都不想做,放眼目光越过面前的凪砂,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夜雨似乎是打算持久的下着,以玻璃为屏障。


双眼放空,他又想起前几日做的梦。


那个仿佛是在描绘平行世界里的自己的梦。


梦境中的自己居然是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成长,有父母的照顾与陪伴,在校也像个平凡的日本男子高中生一样,可以和友人放肆的大笑,随心所欲聊着天,放学后还能相约去游戏厅。


哦不,也许自己还可以靠着灵光的脑袋考上不错的学校,用能言善语的嘴打好和同学以及老师们的关系,再撩上几个合口味的漂亮女孩子。


这是经常出现在青春电视剧里美好的剧情,但似乎也正是因此,才会叫很多人向往,编写出一部部相似套路的剧本然后播出,收获百看不厌的观众。


可这一切都是梦境,和当下,和这个世界里的七种茨并没有关系。


他将身子向后倒去,陷入沙发内。


自己注定是无法过上梦境里的生活,那仿佛是描述着标准的「幸福」与「和平」的梦境,他应该注定就是不可能得到。


因为他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他是曾经与真正的战场相近的人,亲手触摸过枪壳的冰凉,掏出子弹在指尖摩挲。完全异于被国家政府保护成长的同龄人,他知晓和平的本质与来源说到底就是战争。


「汝,渴望和平就做好战争的准备。」


这是圣经上的话语,他过去无意间获得的书籍,时常用于打发灰暗童年时期的各种无聊时间。但也不料在久读了之后才发现这本书原来是字字珠玑。





——————




“……茨?”


凪砂唤了他好几声,硬是唤了好一阵才得到回应。


“嗯?、啊啊,非常抱歉阁下!鄙人方才正在发呆,没有听清您在说什么!请问您有何指示?无论是什么事情鄙人都愿意为您完成!”


“没有,难得的看见茨会在我面前发呆。”


凪砂将手中厚重的书本合起放上膝盖,看着他。“发生了什么?”


“啊哈哈哈,没想到阁下会在意鄙人的想法,真是叫人受宠若惊!虽然刚刚确实是在胡思乱想,但归根究底那也只是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很遗憾,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


凪砂默默观察着他的神情,没有接过话。茨原本的表情是极为淡漠,镜片后的蓝色眼睛像毫无波澜的湖。但在意识到自己的呼唤后,那张面容很快浮现出了熟悉的职业性微笑,眼睛因为笑意微微眯着,探不见底部。


那只能顺着茨方才怔望着的方向扭头看过去,那隔绝着风雨依旧的玻璃窗。


“茨,你不喜欢下雨吗?”


犹豫了许久,凪砂缓缓开口问到。


幼年的凪砂,被豢养在一个房间,墙壁是纯白的,唯一的光源来自于那一扇小小的窗。他时常坐在窗前,观望着浮云与飞鸟,落日与银月,炎夏的风与穷冬的雨。


那时的他就像是一只金丝雀,装饰着华美的牢笼。身边每日有着仆人小心翼翼的照料,接受着时不时来看望的父亲的爱,仿佛生活在一片柔软的棉花之中,从未受到过一丝丝伤害。他的羽翼日益丰满,有着艳丽的色泽,完美无瑕一词在他身上得到最好的体现。


没有自由而言的他从未感到自己的生活有半分拘束,安静的看着那扇小小的窗外观察着能看见的一切,每当阴雨绵绵时他总是不愉快,因为雨雾叫他的视线虚幻模糊。所以他总是期待着这时候身后的门能被父亲敲开,然后被温柔的抱起,被长着粗糙薄茧的手掌轻轻抚摸脑袋。


那时,于凪砂而言,父亲是连接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桥梁。他通过父亲了解房间以外的事情。可是这个桥梁尚未将自己通往尽头的路给铺好,便断绝于目的地之前。是日和跨过最后的沟壑,将他拉过来,耐心教导他,你要这么做,你要成为一个将爱传达给人们的偶像。


再后来,他遇到了茨,在他摸索着如何与人相处,如何与他人正常的对话而不会被归为异类时。这个孩子突然出现,处理繁冗杂事,将社交活动最简化,替他解决完了所有他苦恼着的问题。


也是从那时起,他感到自己与世界的联系稳固了起来,编造好的台本与人设的塑造让他更容易被人们所理解,而不是被误解与远离。七种茨为他建造好了稳固的桥梁,他终于有了脚落实地,存活于世的实感。






——————




茨好奇凪砂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你不喜欢下雨吗?这种好似电视剧里演对手戏的两人开始聊天时的台词。


是因为最近接了文艺类广告,被其所影响,还是因为看了什么浪漫主义的书籍?


茨不知晓,但仔细一想他对于雨确实没有过多好感。在雨水会讲泥土淋的滑软泞湿,一个不慎就是摔得狗吃屎。然后狼狈地站起身,迎接队友隐忍着嘲笑的目光。


但这种事情没必要让自己的阁下知道,便随意应着是的确实不喜欢,尤其是隆冬夹着凛冽寒风的雨,简直叫人烦得要死,一天的愉快心情都能被扫的一干二净。


“……这样吗。”


凪砂抚摸着手中书本的封面,似乎是轻轻叹了声。你看上去有些焦虑。


是因为「SS」要到了吗。

茨看着凪砂这样问道,刚想摇头,爽朗的说怎么可能呢?鄙人早已将一切安排妥当。胜利的获取仅仅只是时间问题!阁下完全不用认为鄙人在为此忧心!

但若是这么说,他那好奇心旺盛又温柔的阁下恐怕得问那到底是什么理由,那可不行,他现在实在是懒得废口舌解释自己其实没有在焦虑,为什么不是在焦虑,看起来有点烦恼其实只是因为脑子里思考一些过去的事情。


所以他最后像往常回了一句大战在即确实是叫人紧张啊!所以鄙人稍微有些急躁,让阁下挂心真是感到荣幸又羞愧。


不待凪砂再说什么,他又立刻站起来,走到窗前,指尖抵着玻璃接着道:“不是正好在讨论雨吗?啊,虽说鄙人确实不喜欢雨,但是呆在外头下着大雨的室内其实也挺舒服的不是吗?一定可以再睡个好觉!虽然待会外头就会变成泼瓢大雨也说不定啊。”


“嗯,那样的话,会感觉像是在一艘船上。”


凪砂也跟着从沙发上起身,扶着沙发顶端望着茨的背影和夜雨,像是呢喃般低语。


“船吗?不愧是阁下,想象力和创新力叫人敬佩!”


“就像诺亚方舟,里面装载着一切生机的开始,他们纯然而赤诚,他们不会说谎。”


茨愣了愣,刚想跟着再应和几声,身后便忽然被一片阴影所笼罩,他感到有什么拂过脖颈,一阵瘙痒,扭头看去,是一束银发自肩上滑落。


七种茨忽然说不出话来,巧舌如簧在此刻笨拙无用,他的眼前是乱凪砂鲜红的眼眸,他们呼吸相闻,近得叫他不知所措,前面是窗户,后面是乱凪砂,他此刻不知该如何做,这短短几秒令他恍惚。


他们不会说谎。


凪砂一手揉揉茨的发顶,再下滑揽过腰,凑至耳畔低语。而你隐瞒了什么?茨。


被困在怀抱中的人动了动舌头,但他本人不自知是说了什么,良久,闷出一声苦笑。


最后凪砂轻轻扳过茨的肩膀与自己相对,将自己的面颊与他的额边相贴,另一手抚摸着茨的脊背说着算了,没事的,没有关系,不必说。


不必说。


茨恍惚着,几个月前的「autumn live」,结束的那一日,曾经的教官殿下询问他,找到了吗?


你当我是你吗?年纪轻轻就放弃了自己的幸福,自认伟大的做了姬宫家的狗。


没有找到那就不必说这些没有分量的嘲讽。你本身也是浑身污泥的战场之犬,你依然很有实力,但你的内心依然存在着巨大的空洞,这是你的问题。


茨看着弓弦那敛去了昔日锋芒的目光,语气是叫他不习惯的谦和。


我可是真的找到了哦,能让我用尽一生去侍奉。


“这样的幸福,我认为你有可能一辈子都体会不到。茨。”


那时茨对此应该是嗤之以鼻。



而当下的他不知为何会想起这件事,窗外雨声依旧,凪砂的体温比他要高,莫名的舒适感让困意又毫无征兆的弥漫而上。


——茨?


他听见他的阁下带着讶异唤他。


罢了,一生很长,他认为自己有的是时间去找真正想要的东西。




茨决定再度入睡前,这般自信的想着。





















评论(2)

热度(19)